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人妻等我下班
人妻等我下班

人妻等我下班

下班前,陈女仕悄悄地告诉张楚,让张楚迟一会儿走。但张楚已经约了诗茗,晚上七点钟两人在温心饭店前面会面,准备一起吃个饭,然后看场电影什么的回去。张楚出差才回来,明天又要跟小许一块去张家港,心理上有点对不住诗茗的感觉,约诗茗在外吃个饭,算是在感情上补偿一点。但如果诗芸在家里,张楚多半不会走。在这一点上,张楚并不知道自己对诗芸与诗茗在情感上还有些差别。诗茗还不知道张楚明天又要出差,接到张楚的电话,还对张楚戏言了一番。
-  机关下班是六点钟。张楚从单位骑车到市中心新街口温心饭店,需一刻钟到二十分钟时间。而单位六点下班后,办公室里人并不一定能完全走清。张楚因和陈女仕有这层关系,就会额外小心些,所以他至少也得在六点一刻以后才能去陈女仕的办公室。张楚从楼上下来,骑上自行车,多少也得花个五分钟左右的时间。这样算起来,张楚赶到新街口温心饭店,至少得花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。而陈女仕既然约了张楚去她的办公室,有可能不会在二十分钟之内结束。张楚这样一算,他在七点钟之前怎么也不能赶到饭厅去见诗茗。所以,当陈女仕这样约张楚时,让张楚有些为难。
-  快临近下班时,张楚在办公室里就有些坐不住了。他担心诗茗等久了心里不快活。此外,他还有些紧张,他心想陈女仕一定会跟他做些事情来。他在心情上没有投入,也没法投入。张楚认为,陈女仕也只是跟他玩玩现代“流行曲”,给机关无聊的生活找点刺激。机关里这种暧昧的男女关系不少,大家每天上班,谁都是办公室门一关,成天无所事事,日子长了就会滋生出一些无聊感。两个人若是能说得来,泡上一杯茶,隔一张办公桌子面对面坐着,侃侃心情,说些故事,逢到看电影跳舞做个心情上的伴,出差时再有个照应,工作起来就是别有一番滋味在机关。但张楚现在除了紧张外还对自己有一份疑惑,他在机关工作三四年了,跟各式样的女孩子没少谈过风花雪月的事,但在河边走一直没有湿过脚,现在却这么快倒在了陈女仕的裙下,他有点不明白自己。他想,也许是陈女仕的乳房在这里起了关键作用。那天他从上车见到陈女仕那一刻起,心思就一直搁在陈女仕的乳房上。男人见到女人美丽的乳房,总有点想上去抚摸一下的欲望,张楚更不会例外。-
  张楚就这样在办公室里一边发问自己,一边等时间。离下班还有一刻钟,处里有些人已经开始下班了。张楚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可以打发自己的事情去做,他就拿起电话给诗芸打电话。诗芸接到张楚电话,心里是既高兴又有些不安。这是张楚今天打来的第五次电话。她想,张楚电话多,说明张楚心里念着她,但也说明张楚有些寂寞,或者身上有些欲念。诗芸是最明白张楚身上的欲念是什么样的一个火候,而且必须有方法把火候扑下去。诗芸回老家,对张楚最不能放心就是这一点。她记得,还在她们谈恋爱时,她有次跟张楚生气,眼泪都噙在眼里了,张楚却还是想要她,她不依,张楚说,你等会儿跟我生气吧,我现在只想着要你,你说什么我也听不进去。事后,诗芸也就把生气的事给忘了。张楚却记得,问诗芸,你刚才生什么气的?我现在接受你的惩罚。诗芸听了,叹了一口气,说,被你这么甜蜜地折磨一下,我都不记得生什么气了。张楚听了就笑着说,这下我知道了,下次只要你生气,我就甜蜜地折磨你一下。这以后,张楚逢到诗芸生他小气,他就在诗芸身上放手耍闹,然后再甜蜜地折磨一下诗芸。诗芸也就没有办法和张楚真生气。张楚只要想要她,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、任何情况下都要做成事。-
  诗芸想到这里,在电话里就很婉约地给张楚提些醒,叫张楚别忘了卖身契,对张楚说你不是自由的人,身子和感情全卖给了我,我已经全收藏在心里了。张楚听了心里很感动,但张楚越是感动心里就越是有些虚慌。他的虚慌不是由于诗茗,而是由于陈女仕突然撞进他的生活中。诗茗在他身边,他有些坦然,总认为诗茗是诗芸的妹妹,他既然爱诗芸,再爱上诗芸的妹妹并不错在哪儿。但他和陈女仕以前只是一般的同事关系,现在却一下子上升到这种地步,张楚觉得自己有些荒谬。所以,他听了诗芸这么说,也就想给诗芸一些感动,以加强自己在诗芸心目中的地位,从而克服一些因荒谬而带来的心理上的不安。他对诗芸说,过些日子,我去青岛看你。诗芸就笑着问,是不是想我?张楚就尽量地把想的份量加大,然后再传达给诗芸,他对诗芸说,我晚上想你睡不着,你知道我在干什么?诗芸问,干什么?张楚就说,翻你的照片看,看看就对着照片上的你亲一下。诗芸听了,心里自然暖暖的。她告诉张楚,说她母亲正在办理提前退休手续,准备回家给她带小孩。她母亲不放心她带,更不放心张楚带,说张楚只知道陪老婆玩,从没个正经。最后,诗芸问张楚,你知道我母亲还说你什么的?张楚说,我怎么知道?反正你母亲不会说我好话。诗芸说,这次说你更惨。张楚赶紧问,说什么的?快告诉我。诗芸说,说你跟宝宝抢奶吃,看上去倒像是宝宝的哥哥了,哪像是做父亲的!张楚听了,笑着对诗芸说,怎么没说我是宝宝的弟弟?诗芸一听,立即在电话里笑开了,对张楚说,你好没羞,我把你说的话告诉妈妈,看她怎么再说你。快要挂断电话时,张楚跟诗芸在电话里又说了几句亲热的话,诗芸也特别嘱咐张楚一句,说,想着你老婆,不乖乖的,回家不疼你。
-  张楚挂了电话,心里又打了一回架。看看终于到了六点一刻,他就把办公室门开下来,在走廊里看一眼,见没人,锁上办公室门,快步走到陈女仕办公室门前。这时候,他己紧张得连门都不敢敲,而是直接伸手拧门把柄。拧了两下,拧不动,门锁着。张楚刚要敲门,门却开下来了。张楚一见门开下来了,赶紧走进去。张楚进来后,陈女仕立即把门关上,再反锁上门。-
  张楚进来后心情比刚才还慌乱。他把手放在陈女仕的胸脯上,摸着陈女仕的心看看是不是和他一样乱跳。然后,他放开陈女仕,走到陈女仕办公桌子前坐下来,眼睛看着桌子,定心。陈女仕看到张楚坐在那里这么不安,就走过去,蹲下身子,拥住张楚,嘴就在张楚的耳边上,很轻声地说,你好像有点怕我。张楚听见陈女仕说这话,就转过脸来看了一眼陈女仕,然后把脸靠在陈女仕脸上,拥住陈女仕不动。陈女仕则伸出手放到张楚的另半边脸上,轻轻地抚摸着他。陈女仕抚摸了一会儿,站起来,坐到张楚两腿上,搂住张楚吻他。陈女仕见张楚还是不主动,就对张楚说,别想着我怎么坏,你如果对我好的话,我以后会告诉你。
-  张楚赶紧辩解说,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约我之前,我已经跟一个同学约了时间,他七点钟在家里等我,然后我们一起去另一个同学家里。陈女仕接过话说,知道你忙,爱人不在家就在外面野,我哪儿不好?张楚淡笑着说,是真的,不骗你。陈女仕说,我知道你不骗我,但我从你的眼睛里,看到你对我没有心。张楚听了陈女仕这话,赶紧用一只手搂住陈女仕的脖子,另一只手伸进陈女仕的胸里,说,我从来没有对我爱人不忠实过,心里有些害怕。陈女仕听了,吻了吻张楚,说,让你沾了便宜,还卖乖。明天去张家港,别诳人家小许,人家还没结婚。我听说你们住单身宿舍时就很要好,办公室同事之间好的人不少,但有心意的不多,多是为了陪无聊。你比刚来时也变了不少,别跟人学坏。听人说你爱人很不错,在单位工作也很出色,对你也是全到了心,处里有些人背后常谈你,都说你跟不少女孩打过床上交道,哪知我跟你接触了,才知道你是花在外表上,根子却是不敢花。大概从农村上来的人都这样,有些小心。
-  张楚听了陈女仕这一席话,心里竟有些羞惭。他在陈女仕的奶子上用劲捏了一把,然后说,你还这么来摸我的底,我还以为你只是给自己找一份愉快的。陈女仕说,不了解你我就把自己送给你了?我就这么便宜自己。我本来不想对你说这些的,但看了你一天,你都在躲我,就对你说了。你以后想要我的话,就告诉我,我把心就放在你身上了。
-  陈女仕这样说,让张楚心里有些纠缠。陈女仕说需要他,能满足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骄傲,另一方面,陈女仕既然和他接触了,上了床,他心底也就自然地产生出占有的欲望,潜意识里也想把她拢在身边。没有一个男人会嫌女人多,有些男人只是迫不得已爱上一个女人而丢下另一个女人。张楚为诗芸坚守的那层心理防线,既然在诗茗来到他身边已经破了,他与陈女仕在一起的心理历程就变得简单得多,几乎不需要说服什么,就全部接受下来了。有些事情对有些男人,不存在不会发生,而是它在什么时候将发生,或者有没有条件发生。-
  但诗茗在张楚心中,是一份实实在在的贴在心头上的爱,想念、渴望、怜爱、给予、愉快或者痛苦,一切的情感,他都在她身上上演过了。而他对陈女仕却没有这份感情。男人喜欢眠花宿柳,有许多是缘于原始趣味在里面。陈女仕的出现,在一定程度上,其实是弥补了张楚这份心理上的要求,这是张楚接受她的最主要的因素,但张楚并不知道。-
  但张楚在心里纠缠这些时却难以理得顺,他的眼睛不往人性的下层看,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有格调有品味的人,他也正是这样一直在拒绝低格调低品味东西的诱惑。而他的拒绝,许多却是源于他对自身某个点的反抗。-
  他从进来起,心思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诗茗。诗茗占据在他的心中,或者说,他爱诗芸有多深,他爱诗茗就有多深。他在这样的爱的阴影或者心情下,陈女仕接触他的身体,他就很难给陈女仕更进一步的付出。陈女仕看到张楚还是不能放松自己,就说,别念着要去见同学,等会儿让你走。然后,她伸出手轻轻地抓住张楚的阳具,问张楚,要不要亲亲我?
-  张楚听到陈女仕问这话,身子一下子就有些发软。想拒绝?可他的阳具在陈女仕的手心里却蠢蠢欲动,自己的心力无法驾驭它,它有自己的活动规则。可进去?他现在在心理上仍然有对不住诗芸诗茗的感觉,尤其现在对不住诗茗。此外,他与诗芸诗茗做爱与陈女仕做爱还不一样。张楚跟诗芸诗茗做爱时,只要阳具一插进她们的身体里,张楚就开始跟她们斗起了性乐趣,说些不三不四的话,激她们的性致,让她们的身体更加勃发起来,然后野蛮一番,彼此都获得愉快。躺下来后,依然是情绵绵,性温温,欢娱不尽。而他跟陈女仕做爱,几次都是简单地直来直去,没有添加任何性游戏辅料,一个劲下到底,然后完事,性趣味也结束。所以,当陈女仕问张楚这话时,张楚没有作答。但陈女仕以为张楚不回答就是要她,她把张楚拉起来,从裙子下面脱掉裤衩,然后再让张楚坐下来,她坐到张楚身上,伸手从张楚的裤子里掏出阳具,一拨,就插入到她的身体里。-
  张楚的阳具一插进陈女仕的身体里,陈女仕的状态似乎就有些失控了。她两手紧紧地搂住张楚的腰,头抵在张楚的肩上,张开嘴咬住张楚的肩胛,下身在张楚身上跳荡。陈女仕在跳荡的时候,张楚眼睛看着窗外,耳朵注意听门外的声音,没有配合陈女仕一起动作。当陈女仕跳荡越来越剧烈的时候,张楚突然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。张楚的心一下子收紧了,两手立即死死地按住陈女仕的身体,不让陈女仕动,然后,屏住气仔细听外面的脚步声。脚步声开始停在某个办公室门前,然后是开门声,人进去。过了很长时间后,脚步声又开始响起来,关门,然后脚步声向楼梯口方向去,再下楼梯,直至消失。张楚这才松了一口气。他把手伸在陈女仕的奶子上用劲捏了一把,象是给自己定定神。而他的阳具,不知什么时候已从陈女仕的身体里滑了出来,软软地挂在陈女仕的下面,象是受了委屈在气着什么似的。陈女仕抓起它放在手心里揉揉,有些没有尽心的样子。张楚就势搂住陈女仕的腰,脸贴在陈女仕的胸脯上,实实地陷在陈女仕的两个奶子中间,象是在享受因紧张而带来不安的某种慰藉。
-  陈女仕揉了一会儿张楚的阳具,见张楚没有任何反应,就有些无奈。心里想张楚可能念着要走,所以没有心情。但陈女仕有些不解的是,再好的同学友谊,难道还会超过性的乐趣?陈女仕在心里只好这样认为,张楚可能还没有在心中完全接受她。-
  过了一会儿,张楚终于从陈女仕的胸脯里抬起了头,告诉陈女仕,已经七点了,他必须走了。陈女仕却心意难禁,可又不好强留下张楚。只好伸手在张楚身体上象捞最后一把似的到处用劲抓摸一番,尤其在张楚的阳具睾丸上,揉了又抓,抓了又揉,反复了许多次,然后才站起来,把张楚也拉起来,再上前用劲抱一下张楚,就在张楚的耳边上,轻声地说了一句,我把心就放在你身上了,我要你慢慢来接受我。才放开张楚。-
  陈女仕放开张楚后,叫张楚先走,说她过一会儿再走。-
  张楚赶到温心饭店时,已经七点半钟了。诗茗见到他,就问他为何来这么晚才来。张楚见到诗茗,心也完全从陈女仕身边撤过来了。他对诗茗说,等一会儿再告诉你。说完就拉住诗茗的手往饭店里走。诗茗却执拗起来,不肯走,说,你不告诉我不进去。张楚就在饭店门口拥抱住诗茗,说,一边吃饭,一边告诉你,难道还不行吗?诗茗被张楚这么一拥抱,心里就有些陶醉。女人的感动本来就很容易,更何况张楚在诗茗跟前总是那种温情温爱的样子,诗茗哪舍得糟蹋它。她听了张楚这句话,就假装先妥协一下,搭住张楚的手一块进去。
-  两人进去坐好后,张楚就点了几个菜,凉拌海蜇,桂皮金虾,油爆鸭肫,香椿银鱼,清蒸河蟹等,全是诗茗喜欢吃的菜,诗茗看了心里溢满了花情蜜意。诗茗等服务员走后,把两手缠绕在张楚脖子上,娇着声说,快坦白交代,为什么要让我等这么久?-
  张楚见诗茗这般娇媚,心里早醉成了一片暖风热雾,也学着诗茗的语气,委婉着声说,我也急着要快点赶来,可我有些资料还没准备好。人家明天又要出差了,心里想想好伤心。丢下一个可怜的人儿谁陪她,就约她出来吧,这下倒好,迟到了,让她生气了,好心没做成好事。罚吧,要罚就罚吻我,罚得越多越好,我绝不讨饶。
-  诗茗听了,满心欢喜,把头搁到张楚的胸前,手伸在张楚的脸上这也揉揉,那也摸摸。真是千般袅娜,万般旖旎,软玉温香,情浓意蜜。要不是在饭店,张楚早把诗茗抱在怀里亲个够。邻桌的人把眼看过来,羡慕得眼睛都有些充血。张楚见服务员往这边送菜来了,就推推诗茗,让诗茗坐起来。诗茗坐起来后,拿手在张楚的脸上又轻拍了一下,像是说,你推我起来干嘛。张楚也在诗茗的手膀上揉了一下,然后给诗茗的杯子里斟满葡萄酒,叫诗茗吃菜。-
  两人在饭店里一直坐到十点多钟才出来。张楚说看电影,诗茗却没有心思看电影,只想回去跟张楚亲热一番。张楚就依了诗茗,骑上自行车,带上诗茗,一路冲着赶回家。到了家里,诗茗一怀香风,张楚性情,水欢鱼跃,自是三更夜短,爱语话长。
-  第二天,张楚、小许和司机,一行三人去张家港出差。张楚走时,陈女仕还没有来上班,张楚上车后,心里面竟有些病恹恹的感觉。